不吃鱼的猫猫

病爱

【心理医生亨&抑郁症患者本】灵感来源于b站 摸鱼战士鼠君 的剪辑,有药物控制、催眠,亨聚聚巨黑设定,与现实没有半点关系,不适者慎人。

从我遇见你的那一天起,宝贝。

我就在精心布置捕获你的囚笼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现在是9:25分。

  henry看了看手表,轻数细针与齿轮碰撞的每一次悖动。还有10分钟。

“……Henry?”

  沙发对面的男人好奇地张望过来,焦棕色的眼睛里满是善意,像一杯没有任何杂质的苦咖啡。

  只是单纯的,没有灯光与拉花装饰的褐色。

  “……啊?!……抱歉忘了你还在这,今天我该死的总是分心……”Henry从那么一瞬间的恍惚中回过神来,懊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。

   “没关系,今天是周末,白天的阳光又那么好,像医生您这样开朗的人,想必此时本应该还在外头和其他小伙子一起野营吧。”男人体贴地眨眨眼,眸中的咖啡漾起阵阵涟漪。“是我打扰了您的私人生活,该说抱歉的应该是我。”

   上帝,你该叫我如何停下走进深渊的脚步?

   “不不不!你完全没有影响到我的个人生活。”Henry阳光地笑了起来。“更何况,你还是我的病人,能看到你有所恢复,我很高兴。”  他看了一眼腕表。

   “那么,我们刚刚说到哪了?”

   现在是9:27分。


   还有8分钟。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 Henry是在一年前认识的Ben。

   作为一名资深心理医师,仅仅从几句简单的套话中,Henry就大概能判断出Ben的病症。而在看到对方黯淡的棕色眼睛时,这个判断就越发坚定。

   —— 抑郁症,一种自杀率极高的心理病。

   Ben很配合治疗。既然是他主动找上自己,证明他对生活尚有希望。他望向自己的眼睛总是温柔的,过分的忧郁和刻意放低的音量使他看上去是那么善解人意。

   Henry不难想象是什么击垮了他,家庭变故,工作失意 ,不幸在短短几天里就可以摧毁一个人。但不得不说Ben恢复得很快,半年来Ben坚持服药,Henry会对他每周进行一次心理疏导。6个月下来,Ben的情况已经要好了许多。

    三个月前,Henry这Ben的药方里多添了一瓶药。

    他在Ben疑惑的目光下面不改色地说着谎,并诱哄Ben当着自己的面吃下了那个月的第一粒药。

   Henry是位心理医生。

   Henry自己也有“病”。

   孩提时期,他会将自己珍爱的东西藏起来。他的抽屉里锁着他最喜爱的玩具车,衣柜里堆放着母亲送他的生日礼物,书桌底下压着的是他追捧的漫画。小孩将自己和他的珍宝关在房间里,既不让他人看到,也不与他人共享。

   Henry喜欢男性。



   在那个时代,他的喜欢被当成了一种病,被屡次送去精神病院。Henry没办法,只主被动去找同龄的女孩聊天,当初选择做心理医生也是因为希望能把自己治好。如今他觉得自己完全好了,他喜欢在漂亮的女性面前展现自己的魅力,也很乐意为美丽的女性解忧解难。Henry想,自己的的生活马上就可以步入正轨。

   直到一年前Ben找上了他的诊所。

   就像是缩在用肥皂泡搭起的安全屋,有一天却突然被人戳破了一般,Henry几十年来用以欺骗自己的面具在瞬间分崩离析。面相柔软的男人用棕色的眼睛向他求助,作为医生他应该为这个男人的不幸感到怜悯,可讽刺的是,那一刻他只想亲吻男人的那双眼睛。

   走向深渊,将以前的信仰抛弃。

   为了接近Ben,Henry推掉了和其他人的预约,成为了Ben的私人医生。作为一个仅仅相识几个月的人,他已经做的够好了,他占有了Ben的大部分私人时间,但这还不够,他想。他爱Ben,他要Ben的全部。

  但Ben总是对他笑的礼貌而疏远。

   Henry觉得自己快要疯了。

   他想搂抱对方精窄的腰肢,想亲吻他红润的嘴唇。他想要亲手解开他的衬衫,让他当着自己的面被迫露出苍白的胸膛。他要把男人死死按在身下——见鬼的管他们在什么地方,如果他还妄想逃跑的话。他会艹他,狠狠地艹,任凭对方怎样哭叫挣扎 他都会把他艹进床垫里。他要让这个小可怜彻底失去对生活的希望,这样他就可以将男人安放进自己精心准备的鸟笼,叫外面的世界再也不会触碰到他的珍宝。

   Ben Affleck将会永远属于Henry Cavill。

  奇特的是,Henry并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多过分。

 
  他花了一年的时间,等待猎物放松警惕,主动走进他布置的陷阱。

  是时候该收网庆功了。

  现在是9:32分。

  还有2分钟。



  对面的男人看起来已经完全放松。他将手里的果茶一饮而尽,大腿和后背陷进松软的沙发里。 “叮——”小匙碰上杯壁。

   聊天的话题偏了,Ben开始被Henry的“指令”干扰。现在,只需要一个小小的「暗示」……

  “hey,Ben。”

  “嗯?”

  “你有没有听见指针移动的声音?”

  “什……”

  “咔哒!”

  表上显示9:34分。

  ……

 

  “最近经常头痛吗,Ben?”

  指节在桌面上敲击了两下。

  “是的。”

  “今天白天一直在下雨,是吗?”

  小拇指轻轻弹了弹桌角。

  “是的”

  “今天是周几?”

  双手轻拍了三下。

  “周三。”

  “你现在要做什么?”

  手掌在桌面上重拍了一下。

  “听话。”

  “好孩子。”

  果茶里有微量镇定剂。



  现在是9:35分。

  时间到。



END(or not?)

* 文中的药大概是使人容易被他人催眠,在情绪、心理方面易受环境影响的那种。






评论(4)

热度(54)